西北制章

姬佬一个
个人风格摸索中
没什么比格因为我不会拍照_(:зゝ∠)_
最后……
我陈一发儿最牛比٩(˃̶͈̀௰˂̶͈́)و

梦经记

梦的经过的记录……吧 大概是这个意思(其实是小黄歌歌名

为什么要写这个呢?(哲学发问)

因为……

白天睡太多啦现在完全睡不着啊!


本来想写开坑写同人但是自觉地察觉到自己是挖坑不填的人于是还是算了不挖坑坑人坑己了

还是愉快地(?)记录下梦里那些稀奇古怪的情节吧,比如昨晚的…………


和家人去了一趟兰州(事实上前两天的确去了),低质量的空气让我发生了过敏,头皮针刺一般,疼得发麻。

持续两天的头痛(其实是头皮痛)让回到家的我倒头便睡,于是一夜过去。天光大亮,迷迷糊糊地起床了,头顶的疼痛仿佛缓解了不少,但与此同时感受到一股陌生的凉爽与曝露感。

发生了什么?

我走到镜子前面……

妈的我秃了啊!


梦里的我清楚地看到自己秃头的样子,头顶甚至还能反光。

突然就反应过来了,这是过敏反应带来的脱发后果。下面的那一圈头发,也在慢慢地掉落当中,不消一天,我就会变成女版琦玉老师……


转眼看到枕头上脱落得整整齐齐的我的头发,心痛之余是巨大的慌张,今天还要出门干好多事见好多人,怎么办?(灵魂发问)

来不及弄假发了 于是机智的我带上了帽衫的帽子,把残余的头发放到帽子外证明我还是原来的我。

然后出门,见人,办事,故事进入到第二情节……


我在一层的实验室里,老师要我去楼上拿资料下来(之类的),于是我打算坐电梯上楼(七八层的样子),然后电梯就上了154层(大概),而我也顺理成章的在154层(大概)下了电梯。但眼前的景象却不是正常的过道,而是一层又一层的大门层层打开,好像走到了仓库室一样偏僻的地方,没找到人的我拿着东西转身准备坐电梯回一楼,这时电梯门开了,走出来一个气急败坏的老头子,一边骂着“我再也不坐这破电梯了”一边气喘吁吁地走了出来。我下意识地感觉到这个电梯的确是有什么问题的,但我还是走了进去想要下楼。

摁下一层的按键后,电梯开始迅速地下降,大概有8m/s吧(重力加速度是9.8m/s),我一边想到这速度可能会让我在一层到达的时候摔伤(不只是摔伤好吧!),一边冷静的开始反复向上跳。


急速的下降和反复上跳让电梯里的我几乎是一个悬在空中的姿态,而耳边的呼呼风声和迅速变小的楼层数字都提醒着我到达一楼电梯停止时的大跳就要来了,我奋力一跳(尽管腿已经没了力气),一楼到了,一屁股坐在电梯里,感觉身体被掏空……


完了。梦里的两大奇葩情节就这么多。

不知为什么梦里的我几乎都没有什么好故事,从没有那种可以笑着醒来的情节,也没有幸福和圆满,反倒是失落、难过、惧怕、怀疑的心情占了大半。

圆满的梦境,可能只能存在于白日梦当中了吧。


评论

© 西北制章 | Powered by LOFTER